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天有阴晴

天有阴晴

文/涧边幽草

我在秋风里游荡,初秋的清爽吹走夏的郁闷和雨天的忧伤。檐水无意浇灌着往事,浸泡了思念的种子,昔日的爱恋在记忆里疯长。

风抚摩过伤痛的叶子,耳语般告诉我一种痛惜。我用绿色作为代价,为铭心的记忆写上浓重的一笔。

雨水如酒精,清洗着伤口,也给心灵带来新的疼痛。

 

关爱如风融化着早春的冰凌。颤动的小溪诗一般流淌着初涨的春汛。

羞涩的苹果花忘记了开花的季节,在茂盛的树下自然地枯萎自然地凋谢。果实作为花的延续,星星般闪烁在浓荫的天空。甜蜜的味道弥散了整个成长的季节。

破旧的自行车载着翅膀般的爱情在风雨中幸福地穿梭,柔情似水,淋湿了浓情的诗集的首页。

痴迷的雪夜迷失了方向,东南西北,哪个方向有回家的路?足迹在雪野踩出清晰的诗行……

 

往事就像飘落的叶子,纷纷扬扬,憔悴满地。

日记如标本,只剩下岁月干枯的叶脉,不见了初恋浓烈的色彩。

柴米油烟把日子填满,真实地不给浪漫一点缝隙。

大树不堪野风的吹袭,无力于牢固托起小鸟的巢,把未来搞得摇摇欲坠,恐惧如叶摇曳在枝头。

在坎坷里牵手,柔情就是坚强。在风雨里共渡,乐观就是船桨。我只相信阴霾之后总会有太阳。

 

天阴了又晴,晴了又阴。

 

撕落的日历如人生一个阶段的合同,违约也许出于无奈,却给求全的心带来无奈与疼痛。想签定一份终身的契约,岁月却不愿意替叶子和花做出公证。任凭它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春去春又来。

誓言就象叶子,春季里写出一片浓阴,成熟了,也许就渐失了生机,暗淡了色彩。无边的落木里可否有你写成的那片,不尽长江的波涛里却滚动着我几滴无奈的眼泪。

 

来来去去去又来,阴阴晴晴晴又阴。

 

树欲静而风难止。

 

暑期渐淡,秋意婆娑,檐水无事生非,滴答着无限心事。唉,这次第,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2007年8月27日

 

分享到:

上一篇:小院春秋

下一篇:草与草的对话——回复野草

评论 (2条) 发表评论

  • 陈林森
    陈林森 : 柴米油烟把日子填满,不给浪漫一点缝隙。这恐怕是多数已婚女子的共同生活状态.

    2007-08-30 11:52

  • 湿地 (游客) : 都是出檐的水滴惹的祸!

    2007-08-29 18:11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