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妈妈的本能

妈妈的本能

文|飞鸿踏雪

每每下乡听课,看到那些风华正茂的顶岗实习的大学生或刚分配的特岗教师,尤其是女孩子,心里总有一种特温柔的爱怜。她们常常让我想起自己远在南方读书的女儿。

听了她们的课,我明明知道要鼓励为主,但最后总是把自己心中所能想到的和盘托出,不论优点还是缺点。唯恐只说了优点,这些孩子看不到自己的不足,怕这些不足成了他们以后从教事业上的障碍。

那次听广西的那个女孩讲课,我对她的课做出了点评。

课后,那孩子天真地问我:“老师,我想考你这个专业的研究生怎么考啊?”

是啊,自己的专业算什么专业呢?学校有专门研究评课的专业吗?想,自己的工作是从实践中来再到实践中去的,没有了课堂的实践,还研究什么呢?

有一次,局里组织新聘教师评优课比赛,两个女孩在教室外窃窃私语,一个拍着胸口对另一个说:“我紧张得不行,心快跳出来了”,说完,对着天空长出一口气,仿佛,这气一出,心就不太紧张了。我很想拉住那女孩的手,像对女儿一样叮嘱她一声:“别紧张!”可我终于没有。能够通过自我调节达到放松的目的也是对自己的战胜。

甘肃的那个大学生特英俊潇洒,站在讲台上,讲起课来青春飞扬,尤其是那手遒劲有力的粉笔字,真叫人一个赞叹!这小伙子,要是真能留在我们这里,绝对是一个好教师。不是凭他英俊的外貌,不是凭他潇洒的粉笔字,不是凭他流利的普通话,最重要的是他有一颗献身教育的心。听他的导师说,某医院的办公室想要他,可他不去,就想干教育!上次开会碰到他,知道他已被衡中录用了!衡中,那可是我省顶尖级的高中啊!虽然,为我们失去这样的人才略有遗憾,但也真替他感到欣慰,良剑配壮士,宝马待英雄,人才终得其所哉!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有自己的舞台了,只待他舞出自己的精彩。言谈中,他说,虽然自己不会留在我们这里,但她的女朋友却在我们这里教书,从此他就有一份遥远的牵挂了.....这山这水,因一个女孩也将走进他的生活.....

那次进山,那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将《花木兰》课件做得多好啊!那么闭塞的环境里,她居然想法设法把美国动画片《花木兰》的某些片段都找来了,还有戏剧《花木兰》,这些内容给山村的孩子带来多新鲜的知识啊!感谢这些花一样的孩子,给这些山里的孩子带来春天!问是否能够回家?说不行,坐车来回倒车就要一天,回了家就又该往回返了,所以就不回去了。从此,一说到山里听课,自然就有份母性的牵挂。哪些花一样的孩子们,在山里还都还好吧?

这学期开学后再次进山,一男一女两个老师同讲着一个课题《有月亮的晚上》,属同课异构,随着老师进入课文的时候,想,这样的月亮,这里的每一位老师应该很熟悉了吧——

深秋之时,夜凉如水,真有点儿“凉露霏霏露沾衣”的感觉。长空里,纤尘不染。圆圆的月亮很洁净,挂在树梢上,看上去湿漉漉的,仿佛清水刚刚洗过一样。香盘河波光粼粼,如涌动着一河月亮。我们沿着长满杨柳的河堤走着,时而走在树影里,时而走在月光下,这恰似走在“晚凉天净月华开”的意境之中。学生们簇拥着我,蹦蹦跳跳,书包里的铁皮文具盒丁当作响。他们大声嚷,高声笑,全然没有了平时课堂上的拘谨。偶尔谁还“啊——嗬——”地喊一嗓子,肆意挥洒着心中的快乐。

月光下的晚上,窗子大开,夜风悄然潜入教室,能感触到额际的发丝被风拂动着。窗外的大叶杨不时发出沙啦啦的响声。学生说得不错,我看书,他们做功课,大家无言地相互守着,这样的确很好。
   ——山村,月亮,老师,学生,这不就是写他们吗?这样的月亮曾照了这里的校园,照了这里的学生,也照了正了正处在美丽青春时代的这些老师们!

评课的时候,那些年轻的老师,我更愿意说他们是孩子,就都坐在我的对面。

每每看到这些年轻的面容,总会想起远在千里之外读书的女儿。他们仿佛她一样的年纪,却早已是站在学生面前的老师了。听着他们的说课,听着他们的评课,总觉得是自己的孩子在那儿发言。

我叮嘱他们,有一句话说:环境会改变一个人。还有一句话说,如果你无法改变环境,你就改变自己。这里说的环境好像总是很强大,人总是很被动。但这里我想说的是,从某种角度看,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另一个人的环境,不知你们是否意识到,你们的年轻你们的青春你们的朝气已经成为这里很重要的环境因素了,只要你们努力做好你自己,你们就会影响一群学生,就会影响一个学校,就会影响整个山区的教育,进而影响整个县的教育,做好了你们自己,你们就可以成为教育的主流......你们刚从学校走出,你们有先进的教育理念,有丰富的课本知识,有一些老教师没有的对学生的那种自然亲和力,最珍贵的是你们有对爱最敏感,有不可抑制的青春的朝气....你们就是学校最好的环境,学生最好的环境。山区虽然闭塞虽然落后,但你们是开放的你们是进步的,山里的空气很新鲜,山里的月亮很美丽,希望大家像本课的作者王连明那样,能用自己的笔记住这里的山水,这里的月色,这里的学生,这里的生活....不知道三年以后你们还是否呆在这里,但你们要用你们的知识,让孩子们记住你们....将来回首的时候,你会发现这里会藏着你一生都无法抹去的最鲜亮的记忆.....

中午,跟年轻的老师们一起就餐,端起饮料碰杯的时候,才知道,那个肤色较黑的女孩是黑龙江的,那个曾给我邮箱里发过邮件,指出我命题答案错误的女孩是邢台的;那个胖胖的不善言辞的男孩是山西的.....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孩子所在的地方,几乎是我县最边缘的山区了,家远了,父母远了,最美的青春最要留给这里的山山水水了,心荡漾着一种慈爱,更有一丝隐隐的心疼,很心疼这些不到放假见不到父母的孩子,他们就像自己的女儿....

跟这些孩子说,如果逢过节不能回家,如果有机会到城里就到我家住几天吧,我真的很愿意你们去,我们可以一块儿包饺子,话家常!

那个肤色较黑的黑龙江女孩说,去年,搞教研活动,就是她讲的课,可是我没有听她的课。一想,就是,那次我病了,请假了。从言谈里,能听出,她很希望我能听听她的课,那天她肯定精心准备了,可是.....她说她喜欢这里,也喜欢这份工作,还喜欢这里的山水,还有让她最自豪的是,我们这里的工资待遇,是整个石市特岗教师工资最高的.....

饭毕,一个身材瘦高,肤色白皙,很清纯很漂亮的女孩很温婉地笑着问我:“老师,你有几个孩子?”
   “两个,两个女儿!我一看到你们这些女孩子,就不由得想起了女儿。”

“哦,怪不得呢......”

怪不得什么呢?不说我也猜出来了....怪不得有时我总把他们当孩子一样叮嘱呢....妈妈的本能....看到离家的女孩子,心就无法克制地柔软起来。

记得女儿开学走的时候,我总想往女儿包里塞东西,红枣、核桃、年糕...这里的特产我都想让她带上,不要以为我是给她带的,是想让她带给她的导师,那可是一个像妈妈一样的老师啊.....可女儿埋怨我不心疼她,让她带那么多行李,还说,这些东西,当地的超市都有.....最后听凭她减来减去,就剩两小袋红枣了....

那天,女儿打电话说,导师带她去参加一个什么会,导师一个劲儿地催她吃各种水果,走的时候,还硬往她包里塞,说,怕到了学校她吃不上了....每过节的时候,导师有时会跟她通半个钟头的电话,女儿说,导师比妈妈的年岁还大,导师就像一个妈妈,也是干什么总是反复叮咛....

听着女儿满怀感激的陈述,电话这端的妈妈真的很感动!感谢那个像疼孩子一样疼我女儿的导师!

女儿走的时候,叮嘱女儿,离家这么远,导师就是妈妈了,要像对妈妈一样对待自己的导师,东西虽少,也不值钱,但这是自己家里的东西,哪能跟超市里一样啊.....

所以,每每看到深山里那些远离家乡的与女儿年龄相仿的孩子,尤其是女孩子,就总有什么就触动了情怀,是母爱的情怀.....其实这是一个妈妈的本能......

妈妈的本能,就是不论在哪儿,只要听到一声“妈妈”的呼唤,不管是否呼唤自己,就禁不住停下脚步,循声望去的那种.....

 

妈妈的本能,让我走到山里,看到这些孩子们的时候,就总能听到那种令一个母亲的心立刻就能柔软的呼唤.......

 

真想给这些孩子一个妈妈的怀抱!

 

                                              2011年3月16日星期三

 

 

 

分享到:

上一篇:窗口

下一篇:等待中盛开的玫瑰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 菊在深秋 (游客) : 读这篇文章的时候,嘴角上扬,但眼睛潮湿。

    2011-03-20 14:05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