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文章归档

<<   2018年   >>

01月 02月 03月 04月
05月 06月 07月 08月
09月 10月 11月 12月

悠悠岁月 (23篇) 展开   列表

一个父亲的寂寞

一个父亲的寂寞 文|飞鸿踏雪 今天是父亲节了吗? 从网上看到一些有关父亲节的文章,就产生了这个疑问,再一查,果然父亲节了,六月的第三个星期天。 端午节之前回了一次家后,一直还没有看过父母。怕父母惦念自己,星期五晚饭后就催着爱人和孩子回家。 上了车,小女忽然说:“妈妈,我鄙视你!你这次又没有给姥爷带衣服!” 这一说我想起来了,上次回家给母亲带回了一个褂子,当时女儿说:“妈妈,我发现你不公平!为什么只给姥姥带衣服,不给姥爷带?下次回家要给姥爷买件衣服!一定要!” 孩子的话自己不以为然。女儿要是不提,我早忘了!但因为是晚上回家,所以女儿没有十分与我计较。只是女儿鄙视的眼光让我一路很不舒服。不过一想到女儿有此爱心,倒颇让人心里有些安慰。 一下车,女儿跑得飞快,隔着土坯墙头,就听到了大狗欢欢和小狗小虎激动的叫声。大白狗欢欢因为长得较高大,就被父亲用铁链拴在了木栅栏门口;小狗小虎因为跑得欢,老追人,就...

阅读(3622) 评论(1) 2011-06-21 19:04

众里寻谁千百度

众里寻谁千百度 文|涧边幽草 散会了,随着人流往外走。 忽然被人拉住了:“这个说不定认识呢!” 我盯着窗户前站着的这个中年女人看了几眼,很肯定她认错人了。赶紧说:“你大概认错人了。我是…….” 那女的在我几乎说出我名字的时候,居然直接喊出我了的名字。我有些愕然。是不是函授时的同学?那时的同学,我很多认不太清。 那女子一把拉住我,很亲切的说:“终于找到了一个认识的。我是岳WT。” 握手,拍肩。自然地淡出人流。 我认真盯着她的脸,终于读出了恰同学少年的模样。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我站在这里好长时间了,就一直在这儿等着,看看到底能不能碰上一个认识的同学,终于在人群里认出了你!” 有点感激,感激的是,二十四年了,既然有人在人群里找出了自己。 有点遗憾,遗憾的是,二十四年了,岁月无情,在同学呼出我名字的时候,我居然一脸惘然,毫无一点相识的反映。 拉着手,到大厅的一棵铁树旁攀谈

阅读(581) 评论(1) 2010-05-17 21:03

阳光也会老去

阳光也会老去 文|涧边幽草 今天是5月11日。想到再有一个月就是高考阅卷的时间了,顿然感慨:时间过得真快啊,去年的高考仿佛还在昨天,怎么眨眼之间,今年的高考马上就要到来了呢? 这一声感慨引发了诸同事许多感慨: F说:小时候盼着过年,觉着365天,一天天数着,真慢啊,那时可能日子总是单调重复,只有过年才能给自己一点新鲜的感觉。喜欢年糕上那甜甜的红枣,喜欢除夕那顿丰盛的晚餐,喜欢除夕守夜那浓浓的年味,盼着过年有好东西吃,所以盼啊盼啊,这日子就慢了下来。现在人们物质和精神生活丰富了,过年和平常的日子没什么差别,所以还没什么感觉,这年就来了;又没什么感觉,这年就又去了。——盼望使时间仿佛拉长了! Y说:小时候每到八月十五中秋节,我们都等着月亮出来,满桌的贡品放在院子里等着供奉月亮,月亮出来,先嫦娥吴刚享用之后,那些好东西我们才能吃。所以我们盼啊盼啊,等啊等啊,那月亮出来可真慢啊!现在每到

阅读(820) 评论(3) 2010-05-11 20:54

让电话惊扰了的春天

让电话惊扰了的春天 文|涧边幽草   一个电话就让春天一下远离了我! 我拜读过山那边的寂寥的冬天,我抚摸过长满青苔的像父亲的手一样粗糙的山体,我倾听过冰层下潺潺流出的山涧那悉悉落落的悦耳的低吟,我摘过冰层上边像诗句一样别致的让人心动的被岁月风干的“河棒槌”,我回首那给我异样感觉的石桌石凳石屋........ 我曾散漫地走在库水的堤坝,我曾看到水鸭在水中央悠闲的游弋,我曾看到冰层像一面巨大的镜子折射着太阳的光芒,我曾把所有的郁闷尽情释放在人烟稀少的山水之间…… 而现在是春天,是农历三月的春天,花儿争艳,叶儿初绽……. 我是为着那曾荡漾着我的忧愁我的苦恼的库水而来的吗?我是曾为那肩膀一样可靠胸怀一样踏实的大山而来的吗?我是为了听那阵阵山风是为了看那夕阳缓缓西下而来的吗?我是为了寻找山那边的春天而来的吗?……. 我看到柳树在水中嫩绿的倒影,我看到山坡在水中凸显的“山”字形,我

阅读(562) 评论(0) 2010-05-10 09:04

飘飘兮春光

飘飘兮春光 文|涧边幽草 4月28日的月亮真大啊,红红的,圆圆的,在东方,像早晨的太阳。 回首那泛着清光的操场,像一潭湖水,居然仿佛有微波荡漾。那情那景让人想起苏轼的《记承天寺夜游》中对月光的描写——“积水空明”。 夜和月给这个田野都笼上了一层朦胧的雾气,让这个世界在感觉中有点飘。 走在被填平的河岸,一眼望去,平坦而开阔,心也好像从促狭中跳了出来。 树林幽幽的影子还远着呢,却像给这秀美的小城镶了一道绿色的花边。 河水汤汤北流,桥面的蓝色的光束倒映在水中形成两条闪着蓝光的平行线在水面跳跃。 一盏盏路灯倒映在水中,把光影拉得很长,与桥两边的路灯和天空的星光交相辉映。 远远的望去,只见桥面的汽车闪烁着点点灯光,像流星在快速游走。 河对岸,最耀眼的是高楼之上那闪闪烁烁的巨幅招牌,成了小城的一道亮丽的风景。 夜色愈来愈浓郁,足步却有点轻飘,有点踩着云的感觉。 思想也有点轻

阅读(657) 评论(0) 2010-05-10 08:59

日子

日子 文|涧边幽草 想去寻春,可春天在别人的博客里。 想读懂云,可云离我太遥远,那份美丽在别人的世界里。 我的天空下起了雨,满地湿湿的,却未必都是情意。 日子一灿烂,一冬的积雪就被感动成流水,转眼间不见了踪迹。 灰蒙蒙是北方冬天特有的颜色,路北,路南,高低的树木,还有前方的天空。 没有诗,诗在遥远的青春里。 没有故事,故事被捣碎在柴米油盐里。 好多天了,我冷淡了月亮。即使沉浸在梦里。 许多日子,我忽略了阳光。即使行走在途中。 灯笼上不见了雪,对联的墨迹开始黯然,节日的鲜红日愈走向寡淡,随着浓重年味的远逝,我似乎听到日子疯长的声音。 想说说爱情,爱情已随着岁月溶进了亲情。 想说说亲情,一提起这个词语,是感动,更是一种沉重,对上对下对左对右都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工作把日子填充得很满,不给你一点空虚的感觉。 在琐事的拥挤中,把键盘的敲击作为一首动听的乐曲谱写给自己

阅读(916) 评论(1) 2010-03-18 20:21

告诉你,黄脸婆是怎样练成的

告诉你,黄脸婆是怎样练成的 文|涧边幽草 大女儿说,妈妈,我可算知道了,整天烧饭与油锅打交道,脸色会变黄,黄脸婆就是这样练成的。我知道,看看厨房周围的点缀着油斑的瓷砖,我就知道这话可能不假。但花一样的孩子们不能不吃饭,再好看的花没有营养也会凋残。而我呢,反正已成落叶了,黄叶与黄脸婆有什么区别呢,反正都是大势已去,黄就黄吧! 昨天有客,三桌。 我脱下靴子,穿着拖鞋,穿梭在厨房——餐厅——客厅——院落——厨房——院落——客厅——餐厅…… 今天我们这儿庙会,又是三桌。 我脱下靴子,穿着拖鞋,穿梭在厨房——餐厅——客厅——院落——厨房——院落——客厅——餐厅…… 炒菜的时候不小心糊了...... 放酱油的时候不小心放成醋了....... 熬粉条菜的时候拿不准盐放少了...... 热馒头的时候没拿稳,一篦子馒头撒在地上了...... 洗手的时候,我打量镜中的自己:多像一片正

阅读(732) 评论(2) 2010-03-02 10:08

在文字里休息

在文字里休息 文|涧边幽草   不知什么时候习惯了在文字里休息。   像蝴蝶收敛了翅膀,在花瓣上静静站立;像鸟儿抱了树枝,停止了翻飞觅食;像蜻蜓立在尖尖的小荷,寻觅另一个崭新的目标,等待重振翅翼。   读一本好书,也是休整自己的思想。读一本好书,也是蓄积一份属于自己的能量。 然后,静静地坐在电脑前,能把自己的思想敲出来,让它们通过键盘转化成文字,就像把花粉酿成了蜜糖。   多少让自己激动的,因为无暇形成文字,已化解为尘埃,在宇宙里飞散。 多少如梦般美丽的,因为无暇形成文字,已飘逝如落花,在岁月里零落成泥,又被碾作尘埃。   我曾在记忆的宝瓶里,搜集了几滴曾令我烦恼的檐水,每一回首,滴滴皆可成小河,在我心头荡起串串涟漪。 我曾携记忆的花篮,在生活的花园,采撷了几朵令我心动的花朵,每一回望,朵朵皆可成春天,给我带来赏心悦目的回味。 我曾在阳光里捕捉那些细小的温

阅读(805) 评论(0) 2010-01-28 12:40

最上边的天空

最上边的天空 文|涧边幽草 与同事闲聊,说,日子还没觉得怎么过呢,怎么忽然就觉得自己老了呢?“恰同学少年”似乎还在昨天,走上工作岗位的经历仿佛还在眼前,怎么说老就老了呢?“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还没感觉到怎么愁呢,怎么就“天凉好个秋”了呢?是女儿亭亭玉立显出了我们的衰老?是儿子生龙活虎比衬了我们的暮气?年轻的时候爱说我们将来如何如何,可不知什么时候变得爱说我们过去怎样怎样了;有了过去是不是就是衰老的开始?年轻人爱往前看,可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老爱在岁月里回首了呢?老了,难道真的老了? 看到自己幼小女儿的时候,总想,可要好好活着啊,孩子还等着自己操心呢! 看到自己年迈父母的时候,总想,可要好好活着,父母还等着自己养活呢! 可是啊,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就像一片叶子,稚嫩的鹅黄渐渐淡去,苍郁的纹路忽然毕露,沧桑之感不知不觉就流溢在岁月里了。 同事感慨地说,以前我从来没觉

阅读(562) 评论(0) 2010-01-27 20:41

夕阳无限好

夕阳无限好 文|涧边幽草 好久没见过真正的夕阳了。 每天上班迎着太阳。太阳透亮的时候,阳光带着早晨那种舒服的凉爽,把骑在电动车上轻轻的身子照耀得有点飘飘欲飞。一种诗意的赞美在车的疾驰中一掠而过 每天下午下班都是迎着夕阳回家。大概是在电脑前久待的缘故。一出门,那阳光就很刺眼。整个街道到处都干燥得明晃晃的,路的两侧高楼林立,我只看到亮白的阳光,看不见那橘黄的夕阳。 前天,下班后,我们回老家。 一出小城,我和孩子就惊呼那西天的美丽。橘红洒满了西方的天空,夕阳把她迷人的光辉透过行道树洒在马路上。西北的天空,橘红的底色上漂浮着三四排潮水一般的白云。女儿好奇地说:“妈妈,为什么姥姥家天空的云是横着的呢?” 真的,是横着的呢。云的后边,是那轮橘红的夕阳,它那么完美无缺,一点一点地向着西山沉去。 西山像屏障,在故乡的西围蜿蜒着。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夕阳偏向西山的缺口沉去,它那美丽的色彩就要擦

阅读(1883) 评论(1) 2009-06-21 21:44

留一份期待

留一份期待 文|涧边幽草 河边的夕阳一定很好,它一定被树梢绊住了。但孩子被作业绊住了,自己被孩子绊住了。 朝阳下的小树林一定很好,小鸟的叫声一定清脆婉转。但有一地“蒜皮”等待收拾,孩子还舒服地躺在被窝里,她就是我枝头的小鸟。 今晨有雨,带着露水的野草一定很好。柏油路的湿润一定很宽阔。好久没仔细欣赏柳树了,那雨后如烟如雾的绿一定很醉人。清扫院落,眼光只能拘囿于一院之内。院南的葡萄的藤蔓开始沿着墙壁攀升了。绿色满架时,流淌在半院里的浓荫一定很美。 小河流水鸣浅浅。喜欢小河流水一路欢畅地洗过褐色的鹅卵石。我眼睛盯着墩布,任凭自来水在墩布上的冲涮而过。 枕边的《十月》是去年的,《散文》翻过了几页。徘徊在文字里的感觉真好,就像在田野放牧着自己。闹钟响过,是孩子中午上学的时间了。 沉浸在情感剧场也很美妙,《我的丑娘》明知是虚构,还被情节牵得感动着,可不敢在情感的世界里逗留太久,孩子还等着

阅读(672) 评论(1) 2009-05-14 16:05

飘落的孩提时代

飘落的孩提时代 文|涧边幽草 每天有槐树的落蕊堆在家门口的台阶边与出水的沟渠里。 那奶白的色彩,干干静静的堆积,在我出出进进的匆匆中,总是不经意地羁绊我的目光,使我已被柴米油盐塞得很满的心里莫名漾起一丝久违的诗意和久远的回忆。 想说它是落花,但总觉得那花瓣太小了。长在枝上的时候,它是成串的。像谷子与麦子,一穗一穗的 想说它是落英,但总不由得把落英与缤纷联系起来。《桃花源记》说桃花源: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缤纷是繁多而凌乱的意思。家门口的洋槐树不多,只在土墙的半腰,不经意酿出来几枝,居然慢慢长成了大树。前几天,槐花开得正旺,孩子们找来竹竿,让我给他们折下花枝,把花串洗净了吃着玩儿。我毫不犹疑地就参加了他们的活动。因为小时候,每到槐花开花的季节,母亲就就用竹竿摘下槐花,勒下花瓣,洗净,拌了玉米面和白面,上锅蒸了,当饭吃。我们当地的名字叫“kulei”,我按照做饭的材料,仿照书本上“

阅读(912) 评论(2) 2009-05-11 10:47

我的那些“柔软”和“坚硬”的时光

我的那些“柔软”和“坚硬”的时光 文|涧边幽草 读徐怀谦的美文《那些“柔软”和“坚硬”的时光》。目光扫过题目,我一下被时光的两个定语吸引了:“柔软”“坚硬”。 柔软的时光,让我想到懒洋洋的太阳,想到慵懒的温暖舒适的被窝,想到春阳下,那潮湿而松软的泥土;想到细雨淅沥,听着檐水滴答,卧读一本诗或者是一本散文;还想到暖暖的太阳下,耕完地的老牛,卧在门口的树下,慢慢地反刍。我甚至想,能驻足于田野,远眺杨树林的鸟窝,看着乌鸦回巢,就是一种时光的柔软;能悄立在无水的石桥,静静等待穿着红衣的女儿,慢慢散学归来,也是一种柔软;月光朦胧地散在床上,静静地无眠,却拥有一份美好的牵挂和思念也是一种柔软……. 那些柔软的时光,是我生命里最最诗意的部分。太阳或月亮或小雨把她们温柔的触角,伸进心里最敏感的部位,一种柔软就从那儿慢慢荡漾开去……. 坚硬的时光,让我想起三九寒冬那呼啸而至的冬风,想起儿时的冬天那

阅读(1295) 评论(0) 2009-03-14 22:08

悠悠农具情

悠悠农具情 文|涧边幽草 哥在博客里发了一组图片《农具一览》,把藏在老家里某个角落的那些经年不用的农具又搜罗了出来,看着那些熟悉的家货,情感的潮水决堤了…… 这是土车,这是在家里父亲用的最多的农具,只要下地,父亲就用它装上所有的农具,最后把最小的弟弟妹妹放在车壳里,或者放在车把前边的横梁上。土车对我们弟妹几个来说,既是家里最最重要的农具,又是我们童年的摇篮。它载着我们到田间地头,又从田间地头满载了各种收获,朝着炊烟袅袅升起的家走去....... 这是缰绳和“刹紧儿”(根据方言译过来的,那个木头的东东,就是为了捆柴草的时候把柴草捆紧,我想我的祖辈就是依据这个原因命名的吧),看到这个农具,就不由得想起我们上小学时,学校让我们勤工俭学,我们几个孩子结伴到周围的山坡上割草,割的够背了,我们就用绳子把草捆紧,然后买给生产队换钱。我们小小的脊背上,背负的是我们的学费,那时苦是苦了点,但

阅读(743) 评论(1) 2009-03-11 10:28

假如你可以存在千年

假如你可以存在千年 文|涧边幽草 请朋友吃饭,自带酒水。 拆包装,露出看似很古的土色陶瓷瓶,朋友感慨说:这瓶酒如果能存放以千年可就值钱了。看着饭店里的椅子说:这把椅子一千年后也就值钱了。打量着饭店的大楼说:这栋楼能存在一千年也就值钱了…… 我打量着朋友,突然起了埃及·金字塔里的木乃伊,就贸然说:“有一样东西如果能存在一千年也可以很值钱”,——几位喝酒的都竖起耳朵来聆听,这位朋友也急切地问:“什么东西?”——我说:“人,比如你!”大家都笑了。 假如人可以存在千年,那这个人本身就是奇迹了。所以我们创造了很多词语来表达成为奇迹的愿望:千古流芳、永垂不朽、万古长存(当然还有不能流芳千古就要遗臭万年的取舍)……. 物以稀为贵,得不到的往往是最珍贵的。 孙猴子得到长生不老之术,那只能是在神话中。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毕竟只是康熙皇帝的一厢情愿。 价值在后世才能得到验证。例如

阅读(562) 评论(2) 2009-01-22 21:06

也说人生浓淡

也说人生浓淡 文/涧边幽草 看淡是一种人生的境界.没有一定的人生阅历,很难把什么都看淡.一些很浓的东西需要岁月的稀释.比如名,比如利,追逐得累了,忽然感到休息的愉悦,再反思人生的意义,也许才悟出点人生的真谛。 浓,从淡起步;浓极而后终觉淡的开阔。 “小荷才露尖尖角”,“尖尖”是一种“淡”,却是“浓”的先兆;“接天莲叶无穷碧”,把荷的青春的颜色和浓郁的情感渲染得铺天盖地。 淡,浓极而始;没有浓的蓄积难悟淡的真谛。 一枝残荷,半塘秋水,淡到极至,欲说还休,何况其间秋雨淅沥,把曾经的浓郁涤荡得只剩依稀的梦境碎片。“留得枯荷听雨声”,浓浓淡淡,个中滋味,无眠自知。 人生如西子,浓淡总相宜。岁月不居,逝者如斯。青春是浓的凝集,暮年是淡的回味。一叶落天下知秋,一花谢美人憔悴,这是青春的敏感,是艺术的美丽;花开不惊,云去无意,这是老者的持重,是见识的提炼。   女作家尤今用不同的饮料对

阅读(1177) 评论(3) 2008-03-23 20:00

2007年的第一场雪

2007年的第一场雪 文/涧边幽草 2007年的第一场雪太薄了,像少女害羞的面皮,天刚微明,行人刚踏上几行脚印,她就悄悄开始融化了。 起床。打开卧室的门,才发现,院心里既然积攒了一片薄薄的雪。院子四周的雪既然早已融化。抬头,干枯的葡萄架由于落雪的点缀,既然有了点晶莹的诗意。东西厢房顶上各有薄薄的一层。天空雾气朦胧,走出去,凛冽的空气使人感到了冬天特有的那种凉意。苍绿的冬青上挑着团团白雪,成了这肃穆环境中一个特别的意象。 呼唤女儿看雪。她依旧舒服地安睡在温暖的被窝。 收拾完毕。女儿的睡眠居然换了方向。头朝北,正好可看到南边的窗户。原来她躺在热被窝里透过窗帘的缝隙舒服地进行她对2007年这场初雪的鉴赏。 再次呼唤她起床。她居然一改以前的懒散,很果断地走出了被窝。 “妈妈,你要给我堆个雪人!” 看到女儿能顺利起床,我还有什么不能答应? 因为雪很薄,铁锨一道道就把满院的雪给清除了

阅读(1079) 评论(5) 2007-12-11 18:45

小院春秋

小院春秋 文/涧边幽草 雨水淅沥,一如我的思想。 瓦檐的滴水敲碎寂寞,许有水花在大理石铺着的地面上开过。 去年累坏的葡萄羸弱地爬在腐朽的竹竿搭成的架棚上,不见了昔日的葳蕤与累累的收获。 丝瓜的叶蔓给门前死了一半的法国梧桐勉强点缀了一点绿色。 过年时大红的灯笼依旧挂在门口,只是阳光的曝晒使它们失去了红晕变成了秋叶一样的黄色。喜气的标志不得不随俗挂起却懒得在时光的流逝中摘下。每过门口,无意的仰视中有了无奈的叹息:时光里逐渐憔悴的不只是红花绿叶和青春的容颜,就是仿佛无生命的新春的灯笼,如果不管不顾也会变老。 岁月改变了什么?岁月企图改变什么? 春夏秋冬不知不觉在我的院子里周而复始。 孩子们像小鸟,在院落嘁嘁喳喳。 生于斯,长于斯。 孩子无邪的童年就在我的小院里流过! 每个人都有童年的院落吗? 鲁迅有童年的百草园。 我童年的院落有低矮的泥墙。可我的记忆里它却高而难攀!

阅读(1108) 评论(3) 2007-08-26 22:31

“玩”在我心里舞蹈

“玩”在我心里舞蹈     接到网友的邀请:加入我们圈子一起玩吧,圈子正在寻找人才呢!     一个"玩"字,让我好生羡慕网友的年轻!    “玩”,多轻松的字眼!“玩”,多么富有活力的字眼!     这个字轻巧得像我们儿时最漂亮最富有弹跳力的女孩在一条若隐若现的橡皮筋上舞蹈,那么优美,那么轻盈。那是生命的五线谱上最富有动感的一个音符。它像一条小蝌蚪,在时间的小溪里游得那么自如;它像一片嫩叶,在枝条间亮出了自己,告诉我们春天在哪里;它像一只小鸟在繁花嫩叶当中呼朋引伴,把春天演绎得那么恰到好处,那么生机无限。     我“玩”过。     80年代以前的中小学生不像现在的学生那样背上压着复习资料堆成的山,鼻梁上托着厚厚的镜片,放下书包就是电视电脑。我们的童年除了现在的“现代化”,几乎应有尽有:槐树下听瞎子说书,听爷爷奶奶讲故事;月光下捉迷藏,躺在夏夜的房顶数星星;放学了,扔下书包

阅读(1539) 评论(3) 2007-05-26 12:41